标签: 全国第一高考状元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9月5日,东京残奥会落下帷幕。中国残奥军团斩获96金60银51铜共207枚奖牌,高居金牌榜、奖牌榜第一位,自2004年雅典残奥会以来连续五届残奥会位列金牌榜、奖牌榜双第一。中国残奥健儿用奋勇拼搏延续祖国的荣光,书写奥林匹克的传奇。

人生没有不可能。在残奥会的赛场上,运动员们自强不息,奋勇拼搏,书写了属于自己的人生精彩篇章。是他们让我们看到,只要不认输,只要拼搏奋斗,人生就没有不可能。坚持、拼搏、超越、友谊、陪伴……我们在残奥精神中,汲取力量,收获感动。

奋斗的青春更美丽。在骄人的成绩背后,是一支平均年龄27.5岁的年轻队伍,其中首次亮相残奥会的年轻选手超过40%。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在庆祝中国成立100周年大会上,共青团员和少先队员代表组成的献词方阵发出“请党放心,强国有我!”的铮铮誓言。年轻的残奥军团,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兑现自己对祖国的承诺。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古往今来,有多少前行者用他们的经历告诉我们追求梦想的道路不是一帆风顺的,只有用血泪和汗水才能造就属于自己的辉煌人生。我们的残奥会选手们,在平时高强度训练,才有奥运赛场上高水平的出战,他们拼搏的汗水,与命运抗争、永不服输的强大精神力量,感动着我们,更激励着我们,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新征程中拼搏奋进。(从江县乡村振兴局:卓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天行健 君子 以自强不息

1990年8月,一位满怀希冀的开封人踏上了澳大利亚的土地。这一年,韩玉堂刚满28岁,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走下飞机的舷梯,满眼的异国风情,令他思绪翻滚,心潮难平。很快,所有的往事,所有的梦想,在他脑海中汇成了一个信念:一切从零开始,自强不息,在这里干出一番事业,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新天地

弹指一挥间,16年过去了。韩玉堂一步一个脚印,靠自己的顽强打拼,靠自己的艰辛苦斗,创造出了骄人的业绩,赢得了异国他乡民众的普遍赞誉。他们从韩玉堂身上,看到了中国人的素质和品格。现在,韩玉堂已进入澳大利亚的上流社会,被澳大利亚总督授予“太平绅士”称号,担任南澳大利亚州商务投资及移民顾问,为中澳之间的经贸、文化交流发挥着使者和桥梁的作用,为家乡的建设和发展默默奉献着心血和汗水。2006年8月19日,记者见到了刚从朝鲜回到开封的韩玉堂,言谈话语之间,记者深深地被这位海外游子情系祖国、报效桑梓的拳拳之心所感染。

韩玉堂出生在开封县仇楼镇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父亲和母亲都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兄妹7人中,韩玉堂是老大。家庭贫困,弟妹又多,使他从小就懂得了生活的艰辛。他一边帮助父母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庄稼活和家务事,一边照顾几个弟弟妹妹,度过了他苦涩的童年。

生活的磨难,没有压垮幼年的韩玉堂,反而给了他自强向上的动力。上学之后,韩玉堂学习非常刻苦,加之他天资聪颖,成绩在班上和学校一直名列前茅。1980年,韩玉堂以优异成绩考入了南阳师专外语系。韩玉堂说:“在读初中和高中期间,我受到了良好的启蒙教育,我的几位老师一直对我关怀备至,给我关心和鼓励,使我明白了人生的许多道理,至今受益匪浅。”谈起李开心、李金良、蒿时耕等几位老师,韩玉堂充满了敬意和感激。

1982年,韩玉堂从南阳师专毕业,被分配至开封县四中当了一名英语教师。在当时,有一份工作、吃上商品粮是无数农村青年梦寐以求的理想。韩玉堂走到这一步,赢得了许多人的羡慕。但韩玉堂并没有就此满足,他还要向更高的目标迈进。他一边教书,一边坚持自学,自修了《国际法》、《国际经贸》等课程。同时,韩玉堂通过自己的艰苦努力,用每月几十元的工资,先后送几个弟弟妹妹都考上了大学,在家乡一时传为美谈。

在工作和学习之余,韩玉堂非常注意留心国内外教育教学方面的信息。最终,他选定去澳大利亚读硕士研究生。他说,澳大利亚是个美丽富饶的国家,畜牧业颇为发达,素有“骑在羊背上的国家”之称,还有袋鼠、树袋熊和袋狸等许多动物,他从小对那里就心驰神往。目标确定后,韩玉堂刻苦攻读,放弃了几乎所有的节假日,有时甚至通宵达旦。1990年,他报考了澳大利亚的几所大学,最后被西澳大利亚大学国际经贸法系录取。

当时,国外大学对中国留学生的奖学金已基本取消,到澳大利亚读书需要3万多元的费用。机会相当宝贵,韩玉堂决定贷款读书。这时,一些好心的亲戚朋友给他泼冷水:“你一个月50多元的工资,40年不吃不喝才能还上这3万多元的贷款,你可得慎重考虑啊!”韩玉堂是个看准了道决不回头的人,他说:“哪怕到了那里拉棍要饭,我也要抓住这次机会!”

说归说,但等他真的踏上了异国他乡的土地,一种背井离乡的落寞和无可名状的孤独感还是袭上了他的心头。家国万里,无依无靠,一切从头开始,前途不得而知。到澳大利亚的第二天,早晨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招工广告,寻找打工的机会,他要用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完成学业。韩玉堂说:“到了这里,一切都是从零开始,不管你出国前的背景如何,基础如何,生存是第一位的,需要的是实干与拼搏。”

1991年,是韩玉堂在澳大利亚体力劳动最繁重的一年。他找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私营农场摘青椒,一小时收入8澳元。由于学校没有开学,他每天可以干8个小时。每天,他不停地劳作,累得精疲力尽,中午,他还要顶着35℃的高温加班,热得他头晕眼花。虽然是很简单的体力劳动,但却异常繁重,韩玉堂咬牙坚持下去,始终不曾退却半步。

后来,学校开学了,韩玉堂不得不放弃了这份工作,但他很快又在一家比萨店找到了一份做清洁工的活。这样,他白天读书,晚上工作,每小时可收入9.3澳元。澳大利亚的土壤条件和地理位置很适宜种植葡萄,这里的葡萄园相当多。放假期间,韩玉堂就到葡萄园给人家摘葡萄,虽然比前两份工作辛苦一些,但收入要相对高一些。他每天4点开始干活,直到太阳落山才返回宿舍,最多一天要工作16个小时,一天收入400澳元。在此期间,韩玉堂还干过管理西瓜的工作。他说:“我们开封盛产西瓜,这活我从小就干过,手也不生。”

韩玉堂一边打工,一边求学,两年的课程,他仅用了一年就读完了。在读书期间,他不放过任何一次上进的机会,考取了澳大利亚国家高级中英文翻译,取得了从事翻译工作的资格认证,为以后寻找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韩玉堂说:“在这一年里,我饱尝了人生的酸甜苦辣,说来一言难尽,但我从来没想过放弃和退却,这一年也是我生存意志最强的一段时间。”

1991年年底,韩玉堂从西澳大利亚大学毕业后,来到南澳大利亚州求职。由于他的英语水平较高,很快在南澳大利亚州政府谋到了一份工作,负责南澳大利亚州对华及东南亚贸易、文化交流方面的翻译和联络事宜。经过一段时间的见习,韩玉堂成为澳大利亚的一名国家公务员。

虽然有了一份正式工作,但韩玉堂的工资并不高。为了使生活更宽裕一些,工作之余,韩玉堂还是干起了第二职业。他在比萨店打过工、开过出租车、到酒店调过酒,总之,他不放过任何赚钱的机会,一心一意挣钱。终于,他有了第一辆自己的轿车,创办了自己的贸易公司,并还清了国内的贷款。1995年,他加入了澳大利亚国籍,1996年,他把家属接到澳大利亚定居。

上世纪90年代末,随着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经济贸易往来机会的增多,韩玉堂的聪明才智得以充分发挥。他开始同国内政府、工商企业界频繁接触,代表南澳大利亚州政府与国内一些政府、组织、企业间签订了一系列的合作协议。2002年,韩玉堂考取了澳大利亚移民部的移民法律顾问,主要负责办理移民澳大利亚的各类签证的申请。

鉴于将近10年在澳大利亚的工作和生活,以及对社会经济文化各方面作出的卓越贡献,2002年,澳大利亚总督授予韩玉堂“太平绅士”荣誉称号,这是澳大利亚给予英联邦国家公民所作突出成绩的一种充分肯定。韩玉堂凭着自己的不懈奋斗,艰苦创业,赢得了澳大利亚社会各界的赞誉和肯定。

近年来,韩玉堂全身心地投入到促进中澳经贸文化交流事业之中,以自己的独特作用回报社会、回报家乡。2004年4月,他穿针引线,促成了南澳大利亚州与河南省建立了友好经济合作省州关系,多次随南澳大利亚州政府与工商界人士来华访问、交流;他积极安排河南对澳的交流与合作,我省多位政府领导对南澳大利亚州进行了成功访问,为我省引进澳大利亚农业和劳动就业等方面项目作出了积极的努力。在他的努力下,开封县农业局与澳方合作,成立了高级别的土壤化验室,引进澳大利亚优质液体化肥项目来开封投产。

由于澳大利亚技术工短缺,需要从国外引进大量的技术劳工。韩玉堂长期奔走于南澳大利亚州首府阿德莱德和开封之间,为开封市的劳务输出工作牵线搭桥,圆了许多开封人的“出国梦”。2005年,在他的努力下,澳大利亚在开封建立了出国屠宰工培训基地,请澳大利亚职业技术学院来汴培训,向澳大利亚输送屠宰专业技术工人。目前,已有400个家庭在开封培训后到澳大利亚就业,夫妻同在屠宰场及食品加工厂工作,年收入在50万元人民币左右,并享受到优厚的生活福利待遇。

2006年7月,市委书记孙泉砀率领市畜牧、劳动和社会保障等部门的领导到南澳大利亚州考察,了解中国技术工人在当地的工作和生活情况。在韩玉堂的协调和努力下,市劳动局与南澳大利亚州政府签订了肉类及其他工种技术工人合作培训协议。目前,他正在努力促进由双方合作的职业技术培训学院在开封建立。今年年初以来,他已经回开封6次了,菊花花会期间还要回来,几乎每个月回家一次,成了名副其实的“空中飞人”。韩玉堂为家乡有一个勤奋务实的领导班子感到欣慰,对家乡早日走上富裕道路充满了信心。韩玉堂说:“开封区位优越,交通便利,农产品和劳动力资源丰富,随着郑汴一体化建设步伐的加快,开封经济必将得到更快更好的发展。”

卢天健: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他的名字取自《易经》:“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但今天赋予了新意:一切为了祖国。

2001年,他晋升为剑桥大学的Reader,成为该校近800年历史上第一位获此职位的中国大陆学者;2005年,他又晋升为该校教授。

2004年7月,他受聘为西安交通大学(下简称“西安交大”)副校长,成为教育部直属高校面向海外公开选拔的第一位副校长;

2005年2月,他入选《科学中国人》“科学中国人(2004)年度人物”;

2005年7月,他被聘为“973计划”的“超轻多孔材料和结构创新构型的多功能化基础研究”项目首席科学家;

日前,他牵头申请成功2006年度“高等学校学科创新引智计划”项目,在西安交大设立创新引智基地。这也是教育部、国家外国专家局联合启动该计划以来设立的首批基地之一;……

2006年元旦前,受聘为西安交大副校长还不到1年半时间,卢天健的一则消息再次引发人们的关注:卢天健从剑桥大学辞职了!

卢天健的辞职,意味着他将失去在剑桥的一切职务和优厚待遇,包括终身教职、教授、退休金等等,彻底结束同时担任两校工作的经历。“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多年来的剑桥情节让他多少有些割舍不下,但当看到窗外充满活力的学生三五成群走过时,他的表情立刻坚毅了许多,“这里是我的祖国。”

一切并非偶然。2004年4月28日,在西安交大选聘副校长的竞聘仪式上,卢天健激动地说:“在海外十几年,我始终持中国护照,我知道自己终有一天会回来。”也就是从这一天起,他以自己的行动,走进了人们的心里,感动这里的广大师生。

同年7月12日,在副校长就职仪式上,卢天健再次线年前,我是西安交大的学生。17年在香港和国外的经历,让我更加思念母校,思念祖国。我的心底深处总有一个愿望:把我的所学献给祖国,把我这一辈子真正出成果的岁月献给祖国。”刹那间,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西安交大主要领导王建华、郑南宁等对此次选拔给予厚望,“面向海内外公开选拔8位副校长,是我校现代大学管理体系建设的重要一步,是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一项重要举措。”

“国家及教育部多次强调,要积极吸引海外高层次人才。卢天健就是难得的高层次人才。”王建华、郑南宁对卢天健赞不绝口,并允许他在任职的前两年可以在剑桥兼职。

“爱国之赤子,吾辈之榜样”……西安交大诸多学子在网上广发帖子,欢迎这位来自世界名校的副校长。

在英伦三岛,卢天健成功竞聘副校长的消息在中国学生学者中也广为传颂。前驻英使馆教育处一秘郭晓娟女士,曾就此走访了一些留英学者,深切感受到海外高层次人才把多年学习积累的知识和理念贡献给祖国的渴望。牛津大学教授崔占峰、剑桥大学教授杜明清、伦敦帝国学院教授杨广中、郭毅可等,不约而同地说:“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我们佩服卢天健的勇气。”

“要成为有用之才,报效祖国。”1980年,不到16岁的卢天健赴西安交大工程力学系读书。不久,他即在日记中写下以上这样一段话。

为了进一步提升学业层次,卢天健在西安交大获得本科、硕士学位后,再赴香港大学获得博士学位。1990年,卢天健来到美国南伊利诺州立大学任教。没多久,他便独立承担了一项重大课题,为麦道公司成功解决了飞鸟撞击战斗机驾驶窗的问题。一时间,卢天健声名鹊起。但他并不满足,而是暗下决心:“到最好的学校接受最好的教育,为祖国争光。”

1992年,卢天健获得全额奖学金,走进了哈佛大学的殿堂。当时妻子在餐馆打工,而儿子刚刚2岁,吃喝拉撒都要他照管。为了尽快完成学业,卢天健接受了常人难以接受的挑战。除了照看孩子外,他心无旁骛,全身心投入学习当中,每天都在十几个小时以上。“用卖命来形容也许更为确切。”卢天健忆起当时情景,打趣地说。

前一年半是上课、考试,课程紧凑且难度大,而后要通过严格的博士资格考试再开始做博士论文,通常情况下需要五六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获得博士学位。而卢天健不仅两年半就获得了硕士、博士学位,而且还在国际知名刊物上发表了7篇高水平学术论文。卢天健的导师J. W. Hutchinson教授是美国科学院、工程院、艺术和科学院三院院士,国际力学界的泰斗。在博士学位授予仪式上,他亲切地拍着卢天健的肩膀,用“不可思议”来褒奖自己的高足:“卢是我最高产、最具发展潜质的学生之一。”

但当渴望已久的毕业真正到来时,卢天健又感到两年半是如此的短暂,自己还没有汲取够这所世界名校的营养。“留下来再做一年博士后研究”,卢天健决定。此时,他又遇到了国际材料界泰斗人物,英国皇家学会院士,美国科学院、工程院院士A. G. Evans教授。在A. G. Evans和J. W. Hutchinson的指导下,他参与了大量科学研究,帮助美国政府部门和跨国企业等解决了许多技术难题。卢天健由此迅速攀“红”,成为世界力学、材料学领域备受瞩目的后起之秀。剑桥大学工程系“瞄”上了这位青年才俊。1996年,从美国到英国,从哈佛到剑桥,卢天健实现了人生经历中两所世界顶尖名校的“对接”。

卢天健在剑桥的次次“出手”更令人刮目相看。他从力学、热学、声学等学科入手,开展超轻多孔金属材料的研究,成为进行该材料多学科交叉研究的世界第一人。他从美国、欧洲的工业界争取到数千万元的科研经费;在国际著名学术刊物上频频发表高水平论文,尤其在美国机械工程师学会、第八届全英热传导会议上摘取最佳论文的桂冠;……令大家惊羡不已。1997年,卢天健成为该校皇后学院院董,1999年获得终身教职,2001年晋升为工程系Reader,并成为皇后学院学术总监。2005年,卢天健又被聘为教授。剑桥的同事评价他:“卢是国际力学界做得最成功的几个年轻人之一。”

但是,随着一项项科研成果的问世,他又常常陷入沉思:“如果这些成果服务于我的祖国,那该多好啊!”“我是中国人,祖国才是我的根。”在他经常哼唱的歌曲中,《故乡的云》是他的最爱,伴随着他在外多年的日日夜夜。作为优秀的中国学者,他接待过国家领导人,接待过到剑桥访问的各种团组;他接受来自中国的学生学者,为祖国培养了一大批人才;他成功申请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海外杰出青年科学基金”,担任该基金的海外高级评审专家,为祖国做过大量科研工作;他作为科技部海外学人咨询委员会专家,到东三省及其他各地市政府、科研院所、企业走访讲学;他作为留英中英科技与贸易协会的发起人之一,为中国与英国的科技交流搭建起了一座桥梁……

一直在等待着报效祖国最佳时机的卢天健,当自己的母校发出召唤时,他再次袒露心迹:“作为炎黄子孙,如果不能在振兴中华的伟大壮举中添砖加瓦,那将是我的终生遗憾。”如著名诗人徐志摩所描绘的那样,他“挥一挥衣袖”,“作别西天的云彩”,如愿归来!

“如何才能在祖国建设中发挥最大的作用?”这是卢天健一直冥思苦想的一个问题。然而,当他真正面对西安交大副校长的岗位时,当他将要真正置身于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具体工作中时,这个疑惑也自然迎刃而解:“我将利用在国外取得的经验和积累,推动中国的科研、教学、大学管理和教育,真正与国际接轨。”

西安交大是被国家确定为我国中西部地区建设世界知名高水平研究型大学的学校之一。“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涉及国家长远发展的战略问题,我们责任重大呀!”卢天健一上任,郑南宁就语重心长地对他说。

“与世界知名大学相比,国内高校普遍存在的问题,一是思想、理念上,二是标准、门槛上,三是体制、机制上。”卢天健认为,一流大学不是一味求大求全,而应将重心放在结构、质量、效益上。如剑桥、哈佛、耶鲁等,与国内许多高校相比,只能是“袖珍家庭”,但她们的办学思路:要办的学科就必须是一流的,否则就不办。

“要在世界的舞台上竖起中国大学的旗帜,就要有世界的眼光、视野和胆魄。你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根据我校的实际情况,博采众长,建立一套具有国际特色的学科建设和科研体系。标准只有一个,就是世界一流。”郑南宁的一席话,给卢天健吃了定心丸,更加坚定了他推动学校“与国际接轨”的信心。他一个院系一个院系走访调研,了解学科设置和科研进展;他与广大师生认真交流,探讨如何将国际理念本土化的问题。卢天健特别提到,剑桥培育出牛顿、达尔文等科学巨匠以及80余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究其原因,其“学院制”和“导师制”匠心独具,居功至伟。他还举例:3年前在英国大学评估中,剑桥建筑学系科研得4,教学得5+。而其他系科研、教学都是5或5+(最高是5+)。学校领导盛怒之下,决定撤消建筑学系。后经一些名教授和著名校友说情,建筑学系才得以保留,但被要求立即整改,尽快回到一流之列。

“虽然没有必要完全照搬剑桥模式,但其许多经验还是值得借鉴。”卢天健认为。然而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第一个改革试验田竟恰恰就是建筑与力学学院。“难道是巧合?”他有些犹豫,但认真调研后发现,该学院在学科设置等方面不是十分科学、合理,与剑桥建筑学系存在的问题并不一样,如不及时采取措施,只会影响有关学科的进一步发展。于是,他果断报请改革,并获准对该学院与其它院系进行整合:撤消该学院,成立航天航空学院、人居环境与建筑学院。卢天健迈出了施行“新政”的第一步。

“大学乃大师之学,无大师则无大学。”对于人才之于学校发展的重要性,卢天健深谙其理,“哈佛引进人才,瞄准的就是学术大师。”他与有关专家认真研究,逐步建立了一套严格的人才引进标准和评审制度。同时,作为从剑桥受聘归来的副校长,卢天健也成为该校吸引人才的招牌和范例。在他的影响和牵线搭桥下,来自英国、日本的教授、博士甚至还有卢天健的韩国学生,纷纷加盟卢天健麾下。

2005年7月1日,2005~2006年度“973”计划项目实施会上,卢天健郑重地从科技部副部长程津培手中接过聘书,受聘为“超轻多孔材料和结构创新构型的多功能化基础研究”项目首席科学家。

超轻多孔金属材料是一类新颖多功能材料,具有超轻、高比强等优良性能以及减震、散热等特殊性质,在高能耗装备和高新技术领域具有广泛应用前景。这是西安交大第一个一次申请成功的“973”项目,也是该校连续3次以第一承担单位的身份获得“973计划”资助,极大地提升了该校在相关研究领域的学术地位。

回国还不到一年,卢天健就获得国家重点课题,再次引发学界瞩目。“这就是卢‘剑客’的价值体现啊!”西安交大强度与振动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任王铁军不禁眉飞色舞。但卢天健对此却静如处子,心芷如水:“我只是站在团队的肩膀上,起了一个带头人的作用,光靠一两个人是不行的。”在中国乃至国际力学界,从该校工程力学系走出的“三剑客”(卢天健和现任德国马普研究所所长的高华健以及现任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的锁志刚)的故事多年来广为传颂。“三剑客”全为哈佛博士,卢天健是其中之一。

“只有团队实力强大了,拳头打出去才有力。”卢天健一再强调。作为该实验室的一员,为了使打出的“拳头”更有力,他与王铁军多次畅谈,其中谈得最多的,就是如何引进人才、加强团队建设的问题。

在“973”项目申请中,卢天健吸收实验室1/3左右科研人员作为骨干,同时征得其他高校和科研院所的支持,最终申请成功。最近,在卢天健的努力下,由该实验室主持的一项国防“973”项目获得立项,实现了西安交大乃至民口高校在国防“973”领域中的突破。一个以力学为主的实验室能够同时主持两项“973”项目在国内是绝无仅有的。

2005年9月29日下午,该实验室举行国庆茶话会,同时欢送两位老学者退休。卢天健放下手中的其它工作,急匆匆赶了过来,真切地说:“两位老学者为团队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我向你们致敬。2006年我国进入“十一五”时期,我们要围绕国家战略需求和科技发展战略,瞄准自主创新,团队式、集团式出击,避免个人游击战、单兵战,力争申请更多的大项目,为学校、为国家做出更大的贡献。”

卢天健,祖籍福州,1964年生于成都。先后在西安交通大学本科、硕士毕业,分别在香港大学机械工程系、哈佛大学工程与应用科学系获得博士学位,在剑桥大学晋升为教授,现为西安交通大学副校长。在超轻型多功能金属材料、智能材料、电子原件热处理等领域取得了一系列研究成果。(来源/神州学人,文/焦江方、韩国利、丰镇平、粱莉)